Skip to Content

巩字讨论

cbeta的巩字,怀疑都是瓨字之误。

《四部律并論要用抄》卷1:「又比丘語比丘言。汝往審悉看持灰巩來此。比丘往內手麨巩中把。看此巩故名淨。把已還著中者一切不淨。菜束等亦如是」(CBETA, T85, no. 2795, p. 701a16-19)

查看图片。巩字无疑。但是无法解释。

回應瀏覽選項

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,並點選「儲存設定」,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。

我感觉是没有必要改。因为所有的这个字都是存在相同问题。需要

我感觉是没有必要改。因为所有的这个字都是存在相同问题。需要改的是有一部分的字。

 

 

Linux版本阅藏程序:

http://cbeta.buddhism.org.hk

 

maha's 的頭像

這問題,音義類的典籍,原則上不改;音義類以外的,列入修訂考

這問題,音義類的典籍,原則上不改;音義類以外的,列入修訂考慮。

CBETA Maha 吳寶原 

 

持灰巩來此

《四部律并論要用抄》卷1:「又比丘語比丘言。汝往審悉看持灰巩來此。比丘往內手麨巩中把。看此巩故名淨。把已還著中者一切不淨。」(CBETA, T85, no. 2795, p. 701, a16-18)。
」為長頸容器,可放十升的穀或豆。或用作「缸」字。
「巩」為「抱」。
但是,兩處都不恰當。
查《摩訶僧祇律》條文,這是要他人(某甲)拿裝乙物的瓶子過來(廚房裡有「麨瓶、石灰瓶、鹽瓶、草屑瓶、石蜜瓶、埿瓶」(CBETA, T22, no. 1425, p. 358, b8-9)。),
例如,比丘要某甲拿鹽瓶過來,某甲誤拿「石蜜瓶」,伸手拿起來看是否為鹽,這是「淨」,看完了,把手中物放回瓶中,則是「不淨」。(可能是衛生要求,手碰觸過的東西不能放回原來的瓶子中。)
《摩訶僧祇律》卷16舉的例子是要某甲去拿灰瓶過來,「某甲誤拿起麨瓶(此句律文未講)」,某甲伸手拿起麨來看是否為灰,這是「淨」,看完了,把手中麨放回原來的麨瓶中,則是「不淨」。(麨瓶被汙染了。)
 
《摩訶僧祇律》卷16:「比丘語比丘言:「長老!汝往審悉看灰瓶已,持來。」此比丘往內手瓶中把麨,看此瓶故是淨。若把麨還著瓶中者,即名不淨。」(CBETA, T22, no. 1425, p. 358, b21-23)。
詳細應作:
《摩訶僧祇律》卷16:「比丘語比丘言:「長老!汝往審悉看灰瓶已,持來。」此比丘往(淨廚),(而誤執麨瓶),內(【內、納同一字義】)手瓶中把麨,看此瓶故,是淨。若把麨還著瓶中者,即名不淨。」
-------
《四部律并論要用抄》的抄寫有問題,「巩」應作「瓶」字,其他訂正如下:
《四部律并論要用抄》卷1:
又比丘語比丘言:「汝往審悉看,持灰巩來此。」
比丘往(淨廚),
內手麨巩中,把(麨審視,)看此巩故,名「淨」。
把已還著中者,一切不淨。」

Yifertw

maha's 的頭像

「瓨」、「[土*瓦]」兩字皆有「瓶」義

此處:
 
《四部律并論要用抄》卷1:「又比丘語比丘言。汝往審悉看持灰巩來此。比丘往內手麨巩中把。看此巩故名淨。把已還著中者一切不淨。」(CBETA, T85, no. 2795, p. 701a16-18)
 
目前 CBETA 打算將「巩」字改作「瓨」字。
 
理由如下:
 
一、參考《教育部異體字字典》,「瓨」、「[土*瓦]」兩字有異體關係。
 
二、《漢語大字典》中,「瓨」、「[土*瓦]」兩字皆有「瓶」義:
 
三、「巩」、「瓨」兩字形近。
 
至於《摩訶僧祇律》卷16 該段落文句標點,會參考 yifertw  的意見修訂。
 
CBETA Maha 吳寶原 

 

maha's 的頭像

RE:巩字讨论

參考 http://140.111.1.40/yitia/fra/fra02614.htm,可能因為 [几@二] 同時為「瓦」、「凡」之異體,致使 [工*凡] vs [工*瓦] 及 [土*凡] vs [土*瓦] 發生異體關係。——這是我的推測,。
 
目前 CBETA 所用的 [工*凡]、[土*凡],精準來說,在許多地方應作 [工*(几@二)]、[土*(几@二)],這我們會逐筆處理。
 
CBETA Maha 吳寶原 

 

回應瀏覽選項

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,並點選「儲存設定」,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。


forum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