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CBETA的將來

古時多位大德將梵文佛經翻譯成古文,為了讓更多人能讀到,但現代的讀者讀起來卻未必能準確理解古文譯本的內容,不懂中文數十億同為人道的眾生想理解這些佛經更難,線上翻譯能將古文譯為英文死恐怕是沒有吧!本站可以效法維基百科,讓佛子對本站佛典進行線上的翻譯和討論。常見的佛經,網上多已有免費註解本、白話譯本和英譯本,可向已付出貢獻的大德詢問能否直接採用,如不能也可作翻譯的參考。翻譯用詞當通俗易懂,顯淺簡潔,以便不同文化程度的人也容易明白。這可說是功德無量的事呀!

回應瀏覽選項

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,並點選「儲存設定」,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。
xiegd's 的頭像

山法了義海論

《山法了義海論》,大陸中央民族大學教授班班多杰已經翻譯完了,成果連續刊登在《中國藏學》上。

只是現在還沒有出版

走向何方

cbeta's 的頭像

回應:CBETA的將來

首先謝謝大家對CBETA的建議與支持。

在白話與英譯這件事,我們是樂見其成的,佛陀同意弟子們使用自己的語言來傳播佛法,這當然就包括白話文與英文,乃至其他各國語言。

不過CBETA比較有經驗的領域是在文獻的數位化,對於佛典翻譯就不是我們能力所及了。未來若有較好的白話或英譯版,我們是有可能進行將這些整合起來,讓大家有更方便的閱藏環境與工具。

另一個問題是翻譯正確與否的問題。學者專家們的確不是百分之百不會翻譯錯誤,不過對於初學者而言,若沒有這些譯本的協助,我相信他們自己去翻譯與理解經典時,應該不會反而更正確。相較之下,有學者專家們的協助,應該是對初學者的學習更有幫助的。

況且在此網路時代,資訊的取得與交流是極為容易的,若有翻譯錯誤的問題,大家很容易可以提出來討論,就算沒有結論,也可以知道有哪些問題存在,這都比自行閱讀原典而不知是否理解錯誤的情況來得好。

據我們所知,有一些單位的確在進行大藏經各種語言的譯本,希望早日能見到他們完成的成果,讓大家在學習佛法上有更多的幫助,我們也會在我們較熟悉的領域上,繼續來為大家服務,也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與鼓勵。

chen's 的頭像

白話或者外文翻譯佛經讓更多人能夠讀懂 這樣的提議立意甚美

白話或者外文翻譯佛經讓更多人能夠讀懂
這樣的提議立意甚美
如果撇開技術面上工程之浩大不談的話
將佛經翻譯成白話或外文
是否能讓人們更加理解佛意?
這是一個問題
因為佛法義理極深
並非寡慧少福之人得以信解

《大寶積經》卷112:「佛所說偈其義甚深。所以者何。諸佛菩提極甚深故。若不厚種善根。惡知識所守。信解力少難得信受。」(CBETA, T11, no. 310, p. 637, b18-20)

另外一個問題是
若翻譯佛經的人本身沒有實修實證
不論他在世間法上的地位名望多麼響叮噹
最多也只是依文解義
無法詮釋文字背後隱含的真義

《指月錄》卷16:「百丈曰。依文解義。三世佛冤。」(CBETA, X83, no. 1578, p. 578, c8 // Z 2B:16, p. 183, a10 // R143, p. 365, a10)

關於缺乏實證
只能依文解義
甚至錯會佛語以致誤導他人的問題
達摩祖師的批評雖然刺眼
卻也是古今皆同的現象

《達磨大師血脈論》卷1:「若不見性。說得十二部經教。盡是魔說。」(CBETA, X63, no. 1218, p. 2, c17-18 // Z 2:15, p. 405, d3-4 // R110, p. 810, b3-4)

我想大德提議的動機之一
無非是想知道"到底什麼是佛法大意?"
我認為回答這個問題的先決條件
不是在經典的白話翻譯上
而是在能不能辨認出
"誰已經實證了佛法大意?"
"誰是真善知識, 可以幫助我了解佛法大意?"
以上淺見
提供給您參考

CBETA愛用者合十

真是一針見血

能這樣回答問題的人,必是善知識。

Tsering Dorje 合什

chen's 的頭像

以巨獸學喻義學實證的重要性

Tsering Dorje大德您言過其實了,
後學只知拾人牙慧,非善知識。

有人認為善知識一定名滿天下
有人認為善知識一定眉目秀拔
有人認為善知識一定落髮出家
有人認為善知識一定信眾百萬
但且看祖師開示:

《達磨大師血脈論》:「若不見性。即不名善知識。若不如此。縱說得十二部經。亦不免生死輪迴。三界受苦。無出期時。」(CBETA, X63, no. 1218, p. 2, b22-24)

《六祖大師法寶壇經》:「祖(五祖)知悟本性,謂惠能曰:『不識本心,學法無益;若識自本心,見自本性,即名丈夫、天人師、佛。』」(CBETA, T48, no. 2008, p. 349, a21-23)

所以...

善知識必須在三乘菩提上有所實證
(獲得現量,而非比量)
而其實證所得,必須符合經教
(與至教量相符)
也必須符合歷代實證者的所證與所言
(與實證者的現量相符)

據此三點,後學根本不是善知識。
但如果說讓我這個癡人
能對佛法大要有那麼一絲絲的認識
還真的要感謝免費開課教我的善知識
連CBETA的好用都是善知識教我的

回到原po的提案
後學還有一些淺見想補充

關於將佛經文言淺譯可能會產生的問題,現代學者方廣錩提出了精要的觀點:「古代佛教翻譯有直譯、意譯兩家。直譯的經典行文質樸,不太好懂,稱為「質」。意譯的經典行文流暢,很好讀,稱為「文」。古代的翻譯家認為,直譯忠實於原文,比較可信;但過於質野,有礙流通。意譯文詞流暢,固然好讀好懂,但也有可能會以詞害義。」(CBETA, ZW09, no. 77, p. 387, a25-p. 388, a2)

為什麼在譯經、解經時可能造成「以詞害義」?最根本的原因是,如果用字譴詞的人在義學上缺乏實證,這種問題就很容易發生,智者以譬喻得解。

古時在印度叢林中生活著一種珍奇的六角巨獸,由於行跡隱密,加上出沒於人跡難至的密林深處,只有少數探險家曾經目睹。這些親自看過巨獸的探險家,用古印度文詳實記錄了巨獸的長相,讓巨獸存在的事實,得以流傳於人間。

後來,中國有人對巨獸學很有興趣,大老遠跑來印度拜師。這個中國學生告訴研究巨獸的印度老師,希望將巨獸學翻成漢文,讓中國也知道巨獸的存在。研究巨獸的老師很有智慧,他帶領中國來的學生,深入叢林找到巨獸,並花了好幾年去觀察巨獸的生態,這樣中國學生回國後才能正確地將巨獸學翻譯成漢文,不會讓巨獸的長相與習性因為文字的傳譯而有所失真。

於是,巨獸的傳說在中國流傳了千年。

時間來到現代,由於文化的遷流與現代人語文能力的下降(莫可奈何,古代只有國文一科,現代學校教的科目太多了...),千年前譯出的《巨獸學》,已經成了艱澀難懂的古文。當然,我們都希望有人能用現代白話來解說深奧的《巨獸學》。問題來了,請問你認為以下哪個人可以最為正確地解說《巨獸學》,而不會有「以詞害義」的弊端出現?

台大動物系A教授,兼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主任。此人除了桃李滿天下,還具有優異的論文寫作與邏輯分析能力,他的著作等身,學術地位如日中天,可是他從來沒看過六角巨獸。

市井小民B。學術界根本不知道這個人,當然也拒絕接受他的論文,但這個人曾經親自進入印度叢林找到六角巨獸,並將實際觀察所得與古代探寫家遺留的文字互相印證無訛。

答案,是很明顯的,但大家當然比較相信A,這是人類普遍判斷是非的慣性。

A大師後來因為只知道在象牙塔裡用邏輯思維與文獻比對做研究,從來沒看過六角巨獸,所以他開始懷疑《巨獸學》只是個古代流傳的神話故事,世界上根本沒有六角巨獸,所以他發表了很多SCI論文,提出《巨獸學》是古人長期創造的觀點,甚至在論文中採用隱匿文獻證據的小人手法,來塑成其論點。最後,他還撰寫教科書,以動物學世界權威的身份大力否定六角巨獸,於是每個從台大動物系畢業的學生,都不再相信六角巨獸的真實性,即使A大師過世了,他的觀點還是造成廣大而長遠的影響,到最後動物學界跟一般民眾都不信有六角巨獸,只有B跟幾個民間喜愛叢林探險活動的人知道巨獸的所在。

以上虛構情節當然只是「以詞害義」的譬喻。至於到底誰親自看過巨獸而能以白話精準如實地為我們解說《巨獸學》?提供一個自行判斷的方法,那就是從古到今的實證者,都不可能否認巨獸的存在,而實證者對巨獸長相的描述,必然是完全一致而不會有所衝突的。

這裡不能討論佛教義學,我想更不適合聊第一義諦的義學,此不贅言,以免犯規,有興趣的人,請自行深入CBETA的文海中探索吧。

CBETA愛用者 合十

巨獸學提要:
CBETA, T17, no. 839, p. 907, c10-11
CBETA, T02, no. 120, p. 539, c5-7
CBETA, T11, no. 310, p. 677, c12-14
CBETA, T44, no. 1851, p. 652, b4
CBETA, T48, no. 2006, p. 326, b24-25
CBETA, T48, no. 2016, p. 695, a3-5
CBETA, T16, no. 681, p. 738, a4-7
CBETA, T48, no. 2016, p. 857, b9-11
CBETA, X65, no. 1292, p. 450, b4-6

巨獸隱於五陰密林中:
CBETA, T16, no. 666, p. 457, b28-c3
CBETA, T09, no. 272, p. 359, a28-b3

巨獸長相:
CBETA, T08, no. 251, p. 848, c10-14
CBETA, T13, no. 397, p. 71, a18-20
CBETA, T48, no. 2008, p. 357, a1-3
CBETA, T47, no. 1997, p. 802, c13-14
CBETA未收錄遺珍:「雖然我們每天做
種種的事務,穿衣、吃飯、睡覺等等,
但這些都是有形相的生死因,必須還要
瞭解,我們尚有一個不可見、不可聞的
一面,那一面並沒有在看、在聽,在吃
,或在做什麼,是一條真正解脫的路途
」---廣欽老和尚,民國70年1月9日於
承天禪寺

A大師的真實身份:
呼之欲出,但請勿對號入座、徒生煩惱。

B小民的真實身份:
呼之欲出,如果還猜不到,再提供線索。

感謝提示

我查了一下您慈悲列出的書單,知道了您學習的大概理路,難怪有此見地。我多事,既已查出書單,就把書單提出來給大家參考吧:

巨獸學提要:
CBETA, T17, no. 839, p. 907, c10-11 占察善惡業報經
CBETA, T02, no. 120, p. 539, c5-7 央掘魔羅經
CBETA, T11, no. 310, p. 677, c12-14 大寶積經勝鬘夫人會
CBETA, T44, no. 1851, p. 652, b4 大乘義章
CBETA, T48, no. 2006, p. 326, b24-25 人天眼目
CBETA, T48, no. 2016, p. 695, a3-5 宗鏡錄
CBETA, T16, no. 681, p. 738, a4-7 大乘密嚴經
CBETA, T48, no. 2016, p. 857, b9-11 宗鏡錄
CBETA, X65, no. 1292, p. 450, b4-6 證道歌註

巨獸隱於五陰密林中:
CBETA, T16, no. 666, p. 457, b28-c3 大方等如來藏經
CBETA, T09, no. 272, p. 359, a28-b3 大薩遮尼乾子所說經

巨獸長相:
CBETA, T08, no. 251, p. 848, c10-14 心經
CBETA, T13, no. 397, p. 71, a18-20 大方等大集經
CBETA, T48, no. 2008, p. 357, a1-3 壇經
CBETA, T47, no. 1997, p. 802, c13-14 圓悟佛果禪師語錄

 

Tsering Dorje 合什

chen's 的頭像

《山法了義海論》

看到大德羅列的經名,不禁起敬
能坐在家裡吹冷氣搖滑鼠讀經
背後不知道有多少前人的血汗
古人取經、譯經、抄經、刻經
加上現代CBETA團隊的數位工程
當知盤中經,字字皆辛苦阿

CBETA還有一個便捷功能叫「到」
只要把經文代碼貼上去按Go
馬上就可跳到指定的經文段落

最後再推薦一本《山法了義海論》
也是CBETA未收錄遺珍
作者是藏傳佛教史上
少數的宗門悟者之一
無奈正邪不兩立
他在雪域創立的宗派
於十七世紀被大權在握的黃教以武力消滅

《山法了義海論》藏文本在博客來上買得到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CN10101958
近日耳聞大陸已有教授將其譯為中文
但我還沒找到出版資料
有人知道嗎?

CBETA愛用者 合十

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世諸佛共說此心

一切眾生皆有二身,謂色身、法身也
。色身無常,有生有滅;法身有常,
無知無覺。    —六祖慧能

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☸

回應瀏覽選項

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,並點選「儲存設定」,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。


forum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