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於己施物起積聚想」or「於已施物起積聚想」?

請教各位大德,

《大寶積經》卷3:「「復次迦葉!在家菩薩應成三法。何等為三?住在家中觀己身命如客使想,於施物起積聚想,於未施者如遠離我百由旬想,不為妻子作積聚想。在家菩薩應當成就如是三法。」」(CBETA 2019.Q2, T11, no. 310, p. 17c22-25)

  「於施物起積聚想」是否應為「於施物起積聚想」?

ユーザー maha の写真

大正藏原文作「己」。

我還讀不通「於施物起積聚想,於未施者如遠離我百由旬想」這兩句的意思。如果是作「」,要怎麼解讀這兩句的意思?還請指教!

CBETA Maha 吳寶原 

 

如我解佛所說意,此處為指導在家菩薩如何觀待自己的身命、財物、妻子,大意如下:

雖住在家中,但應視自己身命猶如客使,不能久居;對自己所佈施出去的財物,應視作福德積聚之處,尚未佈施出去的財物,雖在身邊,但應作遠離自己百由旬想(他經有謂不屬己想、代眾生暫管想等,此皆去執之意也);對於蓄養妻子兒女,則不應視為積聚福德的對境。

所以原文沒錯,若改為“已”字,一是少了一重簡別自他的作用,二是從漢語的習慣來講,比如我們平時常說來沒來、去沒去,同理,施未施加個“已”字也是多餘,不當改。

考慮到後面有「未施」,相對應的,前面應是「已施」。此句應意爲:對自己已經施出去的財物,應視作福德積聚之處。後一句「不為妻子作積聚想」也不應是你所説的「不視為積聚福德的對境」,而是「未施的財物,不當作是留妻子後代的遺產」。這個意思後文的偈頌「財不為妻子」和《大方廣三戒經》中說的很明白:「其未施者遠離於我千由旬想,不為子息作於藏舉寶藏之想」

所謂漢語習慣,也不是如你所説那樣。「來沒來」是近代漢語,佛經漢語常用「已」字不省略,如《長阿含經》:王已為大祀,已施、當施、今施。《法華經》:我已施眾生娛樂之具。《分別善惡所起經》:施與望姓譽,未施若已施。相同的例子還有《地藏經》:已度、當度、未度,已成就、當成就、未成就

ユーザー maha の写真

大致贊同 gaoyuefeng1989 的意見。除了「己」校訂作「已」以外,因為是「三法」,標點也要調整。

參考:

《大方廣三戒經》卷3:「復次,迦葉!在家菩薩應成就三法。何等三?居住家中猶如客使不起我想,若已施者起集聚想、其未施者遠離於我千由旬想,不為子息作於藏舉寶藏之想。迦葉!在家菩薩應當成就如是三想。」

原標點作:

「復次迦葉!在家菩薩應成三法。何等為三?住在家中觀己身命如客使想,於己施物起積聚想,於未施者如遠離我百由旬想,不為妻子作積聚想。在家菩薩應當成就如是三法。」

改作:

「復次迦葉!在家菩薩應成三法。何等為三?住在家中觀己身命如客使想,於[己>已]施物起積聚想於未施者如遠離我百由旬想不為妻子作積聚想。在家菩薩應當成就如是三法。」

CBETA Maha 吳寶原 

 

这种东西 gaoyuefeng1989 当然解释的很好。不过如果能有其他藏经作为依据,就更好了

Linux版本阅藏程序:

http://cbeta.buddhism.org.hk

 

古籍中「已」、「己」、「巳」常混寫。見:

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58486906

該混寫從漢魏一直延續到清朝。古代編輯的字典也常將「己」字寫作出頭。

經查找,《砂藏》中該段做「巳身」、「巳施物」,《房山石經》中該段做「已身」、「已施物」。